门诺会在中国

第一批门诺会成员于20世纪早期到达中国。他们是来自北美的门诺会人士,目的是与中方通过在教育、社会服务以及教堂项目等领域中的合作加深互相的了解。 

1901年,Henry 和 Nellie Bartel夫妇来到了山东省西部,成为了第一批到达中国的门诺会人士。Bartel夫妇信仰门诺会弟兄会,他们来到中国的时候并没有教会机构支持。Bartel夫妇在工作展开之后创立了门诺中国传播社,并且获得了北美门诺会弟兄会的支持以及人员供给。

1909年Henry 和Maria Brown夫妇在相似的情况下来到了中国。他们和Bartel夫妇一起工作,但是由于得到了门诺会总会的支持,他们从山东省搬到了河南省。门诺教会机构在河南省到山东省之间的六个县市展开了行政工作。

早期的门诺会成员关注于生活条件较差的农村贫困地区。他们开设了诊所并且提供力所能及的医疗辅助。他们成立了一所小学、一所高中、护士训练学校和孤儿院。他们在县城设立了教堂,并且将医疗队伍以及牧师带到教堂所在地区。他们为当地的信仰者提供培训,并且在山东省展开了活跃的出版工作。

超过50名成员通过门诺中国传播社来到了山东省。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早期由于日本的侵略而不得不离开中国之际,门诺会在中国已经组成了56个教区并且拥有接近1700名教堂成员。抗日战争结束后,部分教会成员回到了中国。1950年除了Loyal Bartel(Bartel夫妇的儿子)以外,全部离开了山东省西部。Loyal继续留在当地过农耕生活,直至1971年去世。

门诺会总会向黄河以北以及山东省省界之间区域派遣了30名门诺会成员。他们与中国人一起经历了匪徒暴乱、军阀战争以及严重的干旱和洪灾。门诺会成员偶尔会被救助到大型城市,但是他们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回原来的区域。1940年间,门诺会在6个县市有超过2200名受洗的教会成员。

门诺会成员强调教会工作的三自本质(自传、自养、自圣)但是同时也意识到将教堂行政工作交予当地信众的困难。门诺会成员最有效率的工作在教育方面,他们为农村贫困地区的人士带去机会,为当地信众进行培训,让当地人担任学校、教会以及其他机构的管理工作。1940年后,西方教会成员离开,在之后只保持了少量联系。

山东省西部以及河南省东部是门诺会传播最主要的地区,其他地方亦有门诺会成员的身影。门诺弟兄会支持了数人到福建省客家族进行工作,同时还派遣了一对夫妇到内蒙古条件艰苦的地区工作。1940年Bartel夫妇在70岁高龄之际搬到了中国西部。虽然没有在建立教堂, 但是他们在四川省北部以及甘肃省南部开展活动,同时也有来自山东省的信徒加入他们。

门诺传播会在1947年将第一批人员送到四川省。他们在四川省停留了几年然后返回了北美。门诺中央委员会在1945到1951年间也有在华活动的纪录。门诺中央委员会支持了不同的救灾项目,包括在郑州以及开封区域的黄河流域展开抗洪活动。在此期间,门诺中央委员会一共有超过35名北美人员;同时,也有一批当地信众参与到救助站以及孤儿院的活动中。

Robert以及 Alice Ruth Ramseyer夫妇所著书的节选,出版于19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