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机构

MPC由四个门诺教会机构共同组成。项目以及预算制定由这四个门诺机构在MPC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共同决定。MPC管理委员会每年会面两次,决定政策走向、项目制定以及预算拟定。该四个门诺教会机构为MPC提供资金、招聘以及选拔外籍人才,为受雇人员提供培训以及支持。

目标以及设想

MPC成立的目的是在中国以及美国教育机构之间构筑互相理解的桥梁。

MPC(前称为CEE)在1981年成立之初,设立了以下目标作为项目指南:

  • 与中国人民建立友谊,因为对方也是上帝更大的人类家庭的一员。
  • 作为基督徒存在于这个世上,像耶稣一样生活。
  • 在英语,农业,医药,护理以及心理健康领域展开交流活动。相互了解共同点,统一性,多样性,建立友谊,并且尊重对方的价值体系。
  • 通过为北美人士以及中方人士提供学习以及体验对方文化的机会,建立沟通的桥梁,取长补短。

我们的历史

MPC即Mennonite Partners in China,于2006年由CEE (China Educational Exchange 北美-中国教育交流协会)更名而来。MPC于1981年由五个门诺教会机构共同成立。以向中国大学派遣北美外籍教师以及为中国大学访问学者开放北美门诺大学为开端。

  • 1979年: 美国印第安纳州戈申大学校长J. Lawrence Burkholder先生到访中国,与四川省教育厅就本科生互访签订协议。
  • 1980年: 22名来自美国戈申大学的学生由Atlee Beechy 以及Winifred Beechy夫妇带队在四川师范大学参加了一学期的语言以及文化学习;同时9名来自四川省不同大学的访问学者到戈申大学进修一年。这是自改革开放以来发生在美国大学以及中国教育机构之间的第一个本科生交流项目。

门诺会

 门诺会起源于十六世纪的欧洲,由来自世界各地信仰耶稣以及圣经的人士组成,目前有超过百万信众。过半数的门诺会成员来自北美以及欧洲以外的国家和地区。

门诺会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起源于16世纪宗教改革的激进派。这个群体的一部分为再洗派(因为他们信奉成年之后因信仰而再次接受洗礼)。门诺派得名于荷兰牧师门诺西门先生,他信仰再洗派,并且在16世纪中于荷兰将再洗派带到了鼎盛。近代门诺会有超过百万信众,分布在北美、南美、非洲、欧洲以及亚洲。门诺会的特点是强调和平、公正、简朴的生活,重视社区,服务以及互助。

与门诺会信仰的根基相符,门诺会成员相信信仰的基础是对圣经的仔细解读并且要求个人对信仰负责。门诺会由激进派开始,但是在后来被认为呈现保守趋势。门诺会成员代表了不同的背景以及信条。反战是门诺会信仰的核心,门诺会鼓励年轻会众选择教会而非军队。门诺教会将为他人服务作为表达个人信仰的重要方式。绝大部分门诺教徒从事传教或者志愿工作,他们通过门诺会传播机构或者门诺中央委员会等门诺机构在国内外帮助所有需要的人士。

第一批门诺教徒主要来自瑞士以及德国,早期教堂的殉教徒来自瑞士苏黎世地区。为了逃避宗教迫害,门诺会成员逃离了西欧,来到了信仰相对自由的美洲或者凯瑟琳大帝统治的俄国,行成了这两个不同的文化遗产。19世纪后半叶以及20世纪前半叶俄国门诺教徒不得不逃离俄国,来到了西部的州或者省份定居,行成了一个庞大的门诺会群体。这个群体里的很多长者仍然说门诺低地德语,吃传统食物。瑞士的德国门诺教徒于18世纪以及19世纪来到了北美,在宾夕法尼亚州定居,后来逐渐迁移到中西部的州市。他们保留了自己的传统生活方式,包括饮食以及德语。今天门诺会成员大多集中在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以及堪萨斯州,当然还包括美国其它州以及世界不同地区。

阿米什教派在17世纪晚期由门诺会分离出来,他们崇尚朴实的生活并且反对现代技术和各种便利。与门诺会成员不同,阿米什教派成员保持着一个由内部人员组成的紧密社区,他们听从教会安排来决定从事的事项。例如,是否使用电话需要由当地教区决定。门诺会的一些保守分支仍然衣着朴素,要求妇女遮盖头发。相比,门诺会不是文化独立者,他们没有围绕教堂形成单独的社区,而是接受教堂外更大的社区 。阿米什人相信与现代社会隔离可以保持信仰的专注,但是门诺会成员更愿意在更广阔的语境中实践耶稣提出的服务他人的教导。  

资料选自John D. Roth教授文章

门诺会在中国

第一批门诺会成员于20世纪早期到达中国。他们是来自北美的门诺会人士,目的是与中方通过在教育、社会服务以及教堂项目等领域中的合作加深互相的了解。 

1901年,Henry 和 Nellie Bartel夫妇来到了山东省西部,成为了第一批到达中国的门诺会人士。Bartel夫妇信仰门诺会弟兄会,他们来到中国的时候并没有教会机构支持。Bartel夫妇在工作展开之后创立了门诺中国传播社,并且获得了北美门诺会弟兄会的支持以及人员供给。

1909年Henry 和Maria Brown夫妇在相似的情况下来到了中国。他们和Bartel夫妇一起工作,但是由于得到了门诺会总会的支持,他们从山东省搬到了河南省。门诺教会机构在河南省到山东省之间的六个县市展开了行政工作。

早期的门诺会成员关注于生活条件较差的农村贫困地区。他们开设了诊所并且提供力所能及的医疗辅助。他们成立了一所小学、一所高中、护士训练学校和孤儿院。他们在县城设立了教堂,并且将医疗队伍以及牧师带到教堂所在地区。他们为当地的信仰者提供培训,并且在山东省展开了活跃的出版工作。

超过50名成员通过门诺中国传播社来到了山东省。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早期由于日本的侵略而不得不离开中国之际,门诺会在中国已经组成了56个教区并且拥有接近1700名教堂成员。抗日战争结束后,部分教会成员回到了中国。1950年除了Loyal Bartel(Bartel夫妇的儿子)以外,全部离开了山东省西部。Loyal继续留在当地过农耕生活,直至1971年去世。

门诺会总会向黄河以北以及山东省省界之间区域派遣了30名门诺会成员。他们与中国人一起经历了匪徒暴乱、军阀战争以及严重的干旱和洪灾。门诺会成员偶尔会被救助到大型城市,但是他们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回原来的区域。1940年间,门诺会在6个县市有超过2200名受洗的教会成员。

门诺会成员强调教会工作的三自本质(自传、自养、自圣)但是同时也意识到将教堂行政工作交予当地信众的困难。门诺会成员最有效率的工作在教育方面,他们为农村贫困地区的人士带去机会,为当地信众进行培训,让当地人担任学校、教会以及其他机构的管理工作。1940年后,西方教会成员离开,在之后只保持了少量联系。

山东省西部以及河南省东部是门诺会传播最主要的地区,其他地方亦有门诺会成员的身影。门诺弟兄会支持了数人到福建省客家族进行工作,同时还派遣了一对夫妇到内蒙古条件艰苦的地区工作。1940年Bartel夫妇在70岁高龄之际搬到了中国西部。虽然没有在建立教堂, 但是他们在四川省北部以及甘肃省南部开展活动,同时也有来自山东省的信徒加入他们。

门诺传播会在1947年将第一批人员送到四川省。他们在四川省停留了几年然后返回了北美。门诺中央委员会在1945到1951年间也有在华活动的纪录。门诺中央委员会支持了不同的救灾项目,包括在郑州以及开封区域的黄河流域展开抗洪活动。在此期间,门诺中央委员会一共有超过35名北美人员;同时,也有一批当地信众参与到救助站以及孤儿院的活动中。

Robert以及 Alice Ruth Ramseyer夫妇所著书的节选,出版于1988年。

教会关系

  • MPC与中国基督教协会关联,MPC承认中国新教的行政以及发展由中国基督教协会进行。
  • MPC与四川省基督教协会以及四川省宗教事务局保持工作关系。
  • MPC赞助中国牧师以及神学院教师到北美神学院进修。
  • MPC支持中国当地教区的非正式领导项目。
  • MPC为参与贫困地区工作的年轻牧师提供部分支持。
  • MPC支持并且鼓励当地会众参与社会项目。包括以自愿服务为主的医疗项目或者儿童英语学习项目。
  • MPC支持并且鼓励南京直面心理咨询研究所的发展。南京直面是一个以基督教信仰为基础,为社区以及教会提供心理咨询的研究所。